设为优德88中文官网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青春无悔 勇当先锋——马平2标二分部测量组纪实

来源:  时间:2013-09-24 18:31:24  关注:3039

青春无悔   勇当先锋
——马平2标二分部测量组纪实
进入旱季以来,火辣辣的太阳炙烤着大地.在这样的天气里,有这样一群人顶着高温酷暑,用汗水筑造着城市间的“枢纽”;他们出现在泥泞的道路上测量,在未完成的桥梁边测桩;他们经常扛着10多斤的三角架,顶着价值上万元的全站仪,在晴天身披一身灰,在雨天沾满一身泥,以“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奉献”的路建精神奋战在一线的最前沿。他们,就是马平2标二分部建筑工地上的测量员。
正如往日一样,天色才刚刚光亮,马平2标二分部的测量主管黄健便带着测量组一行人匆匆地来到了项目工地上,才工作4年的他已经是项目8位员工的师傅了。马平高速公路二分部,路线全长35.789km,整个分部又有大化联线23.013km、周鹿联线0.75km两条。分离式立交(主线上行)有526m/14座,天桥(主线下行)有537.06m/9座。为了完成这项工程30多公里测区的勘测任务,测量组每人要负责4公里的测量任务。
上午11点,在k369+225分离式立交的施工现场,24岁的年轻测量员邓林海熟练的打开三角架,装上全站仪,一眼望去,平整的路基上已经冒起了热气。天气预报今天的气温有32°C,现在地面温度至少达到50°C。站在路上,人感觉就好像蒸笼上的包子,快熟了。而测量员邓林海弯着腰盯着全站仪一动不动,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不停淌下,脸被晒得通红。“向左移2个毫,往右移1个毫。好,就是在那了。” 他通过对讲机向同事指挥着,而另2名新员工非常默契地拿着三角棱镜跑到远处找点位。“测完这个点,还有两个桥台的支座等着我们放。”在马平2标二分部进场的一年多时间里,这些都是测量组每天要做的事情。只有顺利完成测量工作,才有了高速公路“又好又快”的发展。
烈日下,测量组的同事每次干活身上都要湿透好几回,工作服留下了一层白色的盐渍;因为要上山立杆,来自哈尔滨的实习生李宗园的衣服已经被树枝划破了几个洞,原本皮肤白皙的他,现在已经拥有了路建人的标准黝黑肤色。“每天测量完后,脚酸得动都动不了,感觉汗水至少都掉了半斤。”小李笑着说,“虽然工作辛苦,但是我认为道路交通建设是辛苦小家,方便千万家,能为城市的交通建设和祖国的经济发展作贡献,我觉得很有意义,实现了我的价值!每当想到自己测量的路面和桥梁建成通车的时候,内心的那种幸福之感油然而生。”
经过了一天的高温灼烤,下午3点的工地突降小雨。 “小雨小闹,不误工;大雨写资料,为计量。”这句话在测量组内广为流传。测量组忙碌的身影又出现在满是泥泞不堪的山丘上。为了让测量工作更好的开展,黄健中午休息的时候,特别为徒弟们详细的传授解决如何快速操作全站仪并读准数据、怎么才能发现数据异常及怎么计算坐标等问题。营造了测量组良好的学习风气,使得组员们愿意沟通交流,互补互学,并乐此不疲。
左准绳,右规矩,载四时,以开九州,通九道,陂九泽,度九山。”自古以来,测量就是工程建设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施工未动,测量先行”,由于马平高速公路二分部路线长,任务特别艰巨,项目的工程施工对测量组的要求特别高,精益求精是他们不厌其烦的追求。从打桩到架梁,他们至少要经过20余次的测量,有时又因为施工破坏点位而不得不进行多次重复测量。虽然测量队员每天都在与各种标高数字打交道,可他们从来没有觉得枯燥乏味,从每一份谨慎整齐的记录可以感受到他们从始至终的责任感、使命感,这就是马平2标二分部测量人再平凡不过的工作生活。
这是一支敢打硬仗的队伍,是一支甘于吃苦的队伍,是一支善于总结、善于学习的队伍。入场2年来,测量组已经习惯了风里来雨里去。每一个工程的开始,都是测量组打头阵,每一个工程的结束,都是测量组最后离场。至项目测量组成立两年以来,这支严于律己的队伍始终秉持着不断学习不断进步的心态,完成了线路纵断面测量30多公里和十几座桥梁以及整个标段的征地、导线点和水准点的测量等测量任务,为后面的路面施工提供了大量有价值的数据和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在建设公路的过程中,测量是施工建设的依附。就是这样一项技术要求高,施工难度大,建设精确度要求高的综合系统工程中,测量一直贯穿着整个工程。用“分秒在测”这个词形容测量组的工作毫不为过,为了避免工作失误,工地上的他们时时刻刻都在测量、校对、观察。测量工作成为了马平2标二分部测量人生活中的一部分,仪器成为了他们身体的另一半。测量工作不仅让他们展示了路建速度,也展示了这群路建好男儿的青春与活力,同时也测出了他们的人生价值,更测出了不一样的人生。点击图片显示原图
             测量组长黄健      石肯/点击图片显示原图
         新员工在为桥梁测支座垫   梁恺乐/摄点击图片显示原图
          测量员在雨中核对坐标数据    梁恺乐/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