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优德88中文官网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黑色路面的“专业操盘手”——记南宁外环B标沥青拌合站“三剑客”

来源:  时间:2014-12-17 09:22:51  关注:2030

黑色路面的“专业操盘手”

——记南宁外环B标沥青拌合站“三剑客”


当所有人的眼光都在关注今天沥青摊铺了多少米,当所有人为沥青路面主线实现贯通而欢呼时,有那么几个人默默无闻的坚守在几平米的操作间里,犹如专业的操盘手般以四两拨千斤之能耐牢牢控制住沥青拌合站的正常运转,及时出料、分毫不差,为项目黑色路面的延伸提供了基础保障。他们,就是南宁外环B标沥青拌合站“三剑客”
张义:新手奶爸选择留守岗位
2014年9月南宁外环B标迎来了通车任务的大冲刺,而张义也在这个时候迎来了儿子的出生,实现了人生的一个晋级,从岗位上的工作老手变成了一位新手奶爸。正值项目任务最重的阶段,这位新手奶爸仅仅在儿子出生的时候回去了不到十天便返岗工作,直到现在儿子准备满百天,从刚出生的6斤到现在长到了12斤,张义也没能有空回去抱抱儿子。“平时忙的时候倒也还好,一有空静下来的时候就特别想儿子,那种想说不出来却感觉一直在心里不停挠啊挠的,每天只能让老婆发几张照片过来解解馋。”
聊起儿子张义父爱爆棚,但是一聊到工作,他又恢复了沉稳、耐心到几乎没有脾气的样子。
在拌和站工作,不管白天黑夜,现场需要沥青就是命令,不仅要保质保量,还要供应及时。刚开始,张义既要开拌合机,带教徒弟,又要全程跟踪值班,拌合站里大大小小的事也都要他做主,等整个工作捋顺了,他才松了口气。项目进入冲刺阶段后,压在拌和站的生产量非常大,既要保证产量要跟上,还要保证设备的生产运转。张义全天候待命,只要一接到拌和站出故障的电话,不管是半夜还是凌晨,他都第一时间出现,为了保证维修过后的机器运转正常,他在操作室准备了一张简易的折叠床,有时候修机到凌晨干脆就在小床上躺一下,等到设备稳定运转了才回宿舍休息。有一次设备的自动控制系统出了问题没办法出料,而整个拌和站线路密密麻麻、电子元件不计其数,要排查起来真不是件特别容易的事情。从早上到第二天凌晨三点整整19个小时没有停下来,终于在一个不显眼的角落发现了一个有故障的模块。这样的长时间维修对于张义来说并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沥青拌合楼的运行质量直接影响沥青料的品质,如果不能正常运转更是直接影响项目整体进度,这可是大事情,别说是19个小时了,就算三天三夜也得把问题找出来。”
张祖凯:90后小伙和工作谈恋爱
都说90后的新生代张扬、个性,但张祖凯这位90后小伙子更多的是谦虚、耐心、彬彬有礼。来自北海合浦的他却说着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于是乎他就顺理成章的代表项目参加了2013年优德88中文企业文化月的演讲比赛。虽然距离那次演讲已经过去一年多,但闲聊起那次演讲比赛,张祖凯还能一一列出他需要学习的对象,还有自己当时应该克服的不足。他就是这样一个无时无刻不处于学习状态、对自己有严格要求的员工,项目领导对于他的表现也是赞赏有加。
虽然在进场南宁外环B标之前有过一段时间的拌和站工作经验,但是时间短,很多该学的东西没学好、该懂的东西也没钻研透,他心想:我现在的技术还不能独当一面,如果真的进入项目的沥青大干阶段,岂不是成了累赘拖了后腿。为了让自己尽快的掌握各项要领,张祖凯反反复复的去学习了解沥青拌和站的工作原理、系统构成、零件组合等等。“一旦其中某个系统的一个构件出现问题,整个沥青拌合楼就有可能出现瘫痪状态。所以摸清工作原理很重要”。摸清了原理掌握了操作,还得把自己变成一个维修能人才真真正正担得起沥青拌合站的工作,那时张祖凯就像一个小小“跟屁虫”,有经验的师傅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修一天机下来他可以问上几十个问题,就算师傅让他打打下手他也开心得很。就是凭着这样的热情和钻研,张祖凯从刚开始沥青站一出问题就心急紧张到现在能从容淡定的去分析排查,哪里出了问题、该怎么去修、维修时间需要多久、要去准备什么配件都已经十分清楚。
年轻人凑在一起除了聊工作无非总要聊聊关于男朋友女朋友的事情,我也不免落入俗套的问起了他这个问题,原本还是兴致勃勃的他听到这个话题脸上闪过了一丝无奈。“是有个心仪的女孩子,也很喜欢她,但是工作太忙了,早上五点钟起床,五点半交接班,中午十二点下班,吃完午饭收拾一下睡到下午五点起床吃晚饭又要去接班,等到再次交接班的时候已经半夜了,吃点宵夜洗个澡都快凌晨两点了,睡三个小时又得马上起来去接班。所以一天下来真的连个打电话的时间都没有,更别说增进感情了。”说到这里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宽慰他,反倒是他憨笑着说道:“不过现在也没顾得上去想这么多,就先把工作当做女朋友好了……”
潘美龙:恋家更要恋工作
“嗨,过来了?坐坐坐。”刚走进沥青拌合站操作室,热情的潘美龙就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如果没有这次愉快的交谈,也许在我的脑海里对于他的印象就是害羞、含蓄了。
2013年11月底,潘美龙进场南宁外环B标,也是他的第一个项目。问起他刚到项目面对这么一个庞然大物时的感受是什么,他不好意思的笑笑向我袒露了他的心扉:“说实话刚到项目看到这个东西我心里是挺没底的,而且都是电、火、高温多种危险条件,其实心里特别紧张。我那时想着我能不能胜任这份工作,能不能控制好这个大家伙。”
因为是第一次接触,潘美龙花了很多心思去熟悉拌和站的工作原理、操作要点,其他人当班的时候他就跟在旁边认真的学、认真的看。拌和站工作最难的是排查问题和维修,每次维修人员在进行机器排查维修时,他不管手上在做什么都第一时间跑到现场,向前辈师傅们学习。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潘美龙基本掌握了各项工作要领,已经能正常开展工作。
潘美龙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十分恋家,但是随着通车任务越来越紧张,压在沥青站的任务量也越来越重,虽然从二工区回到那马镇的家里也不过半个多小时的时间,但他已经顾不上回家,更顾不上对还在热恋期的女友嘘寒问暖,全部心思都在保证正常出料上。“有时候确实太累了,注意力没有办法集中我就擦点风油精在额头上提提神,刚开始擦额头还有反应,久了没有效果了我就擦鼻子擦耳朵到处擦,最后实在不行我就往脸颊上擦,至少能刺激到眼睛就彻底不困了……”
他们不善表达,他们没有铿锵誓言,他们只是千千万万普通岗位中的一员;但是他们有作为,有对工作的执着坚守和无悔付出,他们都是千万万万普通岗位中最值得尊敬的人。